PURE衝擊

加拿大的研究團隊,最近在知名醫學期刊Lancet,線上發表針對18個國家所作的前瞻性世代研究(PURE研究),觀察不同的主要營養素(碳水化合物(以下以醣稱呼),蛋白質,脂肪)對於整體死亡率,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與死亡率,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等影響。研究結果發現,較多的醣攝取,會增加整體死亡率與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而較多的脂肪攝取,並不會導致死亡率或是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增加,反而會降低整體死亡率與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而飽和脂肪的攝取,反而會降低中風的機率。

研究方法

PURE研究(Prospective urbal rural epidemiology)是由加拿大McMaster大學公共健康研究機構所主持的跨國世代研究,研究時間從2003年1月1日開始進行。這個研究跨越五大洲,從高收入到低收入國家都有。在本次的論文中,研究中挑選有完成長時間追蹤的18個國家,包括3個高收入國家(加拿大,瑞典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11個中等收入國家(阿根廷,巴西,智利,中國,哥倫比亞,伊朗,馬來西亞,巴勒斯坦,波蘭,南非和土耳其)以及4個低收入國家(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以及辛巴威)。挑選的被研究者介於35到70歲,從社區或是家庭或是個人取得相關資料。

在基本的資料部分,使用問卷方式取得相關的身體,社經地位,生活習慣,健康史,藥物史等資料。在第3,6,9年做後續的追蹤。在飲食的部分,使用食物攝取頻率問卷(Food Frequency Questionaires FFQs)作為評估的工具。

研究的資料一路收集到今年3月31日,研究者根據這些資料做後續的分析。

研究結果

總共有135, 335人進入這個研究,平均追蹤時間時間7.4年。總共發生5,796件死亡事件,4,784件心血管事件,包括了2,143件心肌梗塞與2,234件中風,1,649件心血管死亡,以及3,809件非心血管死亡。其中有338件事因外傷造成死亡,並未被包括在非心血管死亡中。除了非洲國家外,非心血管的主要死亡為癌症以及呼吸道疾病;非洲國家的非心血管的主要死亡原因為感染以及呼吸道疾病。

被研究者的主要營養素攝取量,根據攝取量佔每日總量的百分比多寡,分成5組,每組各佔20%人數。以下的內容,以Q1至Q5來代表攝取量分組的五組,Q1代表是攝取量最少的20%的族群,Q2代表攝取量第二少的20%的,以此類推,Q5代表攝取量最多的20%的族群。

其中,中國,南亞和非洲的醣類攝取量較高。在南亞,有65%的族群,每日熱量超過60%來自於醣。而有33%的族群每日熱量70%以上來自於醣。在中國,有77%的族群每日超過60%的熱量來自於醣,有43%的族群,每日熱量超過70%來自於醣。

與之相反的,在北美,歐洲,非洲,中東,東南亞等地,脂肪的攝取量較高。而南美和東南亞的蛋白質攝取量較高。

在醣類攝取部分,最低組別每日熱量來源有46.4%來自醣,最高組別有77.2%來自於醣。較高的醣類攝取,會導致整體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增加,但是對於心血管疾病,心肌梗塞,中風,心血管死亡等等沒有影響。

在蛋白質攝取部分,最低組別每日熱量來源有10.8%來自蛋白質,最高組別有19.7%來自於蛋白質。較高的蛋白質攝取,會降低整體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但是對於心血管疾病,心肌梗塞,中風,心血管死亡等等沒有影響。

在脂肪攝取部分,最低組別每日熱量來源有10.6%來自脂肪,最高組別有35.3%來自於脂肪。較高的脂肪攝取,會降低整體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但是對於心血管疾病,心肌梗塞,中風,心血管死亡等等沒有影響。

下表是醣類,蛋白質,脂肪與預後的相關風險分析:

在飽和脂肪攝取部分,最低組別每日熱量來源有2.8%來自脂肪,最高組別有13.2%來自於脂肪。較高的飽和脂肪攝取,會降低整體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但是對於心血管疾病,心肌梗塞,心血管死亡等等沒有影響。但是,在中風發生率部分,攝取飽和脂肪越高,中風發生率下降。

在單元不飽和脂肪攝取部分,最低組別每日熱量來源有3.4%來自脂肪,最高組別有12.5%來自於脂肪。較高的單元不飽和脂肪攝取,會降低整體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但是對於心血管疾病,心肌梗塞,中風,心血管死亡等等沒有影響。

在多元不飽和脂肪攝取部分,最低組別每日熱量來源有2.1%來自脂肪,最高組別有8.5%來自於脂肪。較高的多元不飽和脂肪攝取,會降低整體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但是對於心血管疾病,心肌梗塞,中風,心血管死亡等等沒有影響。

下表是飽和脂肪,單元不飽和脂肪,多元不飽和脂肪與預後的相關風險分析:

作者做進一步的次族群分析,分析亞洲人和非亞洲人的結論是否有不同。在醣類攝取部分,亞洲族群Q1組攝取量為50.4%,Q5組為79.4%。相較於非亞洲人,Q1組為43%,Q5組為69.5%,亞洲人的醣攝取量明顯較高。然而,亞洲人只有在Q4Q5組時,整體死亡率風險(Hazard Ratio)才增加,在Q5組時,風險到1.09,p=0.0644,統計學上尚未到p<0.05的程度,而非亞洲族群,Q2到Q5組的整體死亡率風險都偏高,到Q5組時,風險明顯增加到1.31,p=0.0061。 下表是亞洲族群與非亞洲族群,醣類攝取量與整體死亡率的相關風險分析:

在脂肪攝取,飽和脂肪攝取,單元不飽和脂肪攝取,亞洲人和非亞洲人的整體死亡率變化差異不大。但是有趣的是在多元不飽和脂肪攝取部分,亞洲人除了Q3組外,Q2,Q4,Q5組的整體死亡率風險較低,而非亞洲族群Q2到Q5組與Q1組相比,並未明顯改善風險。

下表是亞洲族群與非亞洲族群,多元不飽和脂肪攝取量與整體死亡率的相關風險差異:

討論

這篇研究發現,較高的醣類攝取會增加整體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的死亡率,而較高的脂肪,飽和脂肪,單元不飽和脂肪和多元不飽和脂肪攝取,反而會降低整體死亡和非心血管死亡,並且不影響心血管疾病的死亡和發生率。較多的飽和脂肪攝取能降低中風風險。

目前美國心臟學會建議每日脂肪攝取量佔全日熱量30%以下,飽和脂肪攝取量佔10%,以避免發生心血管疾病。而PURE這篇研究,不僅無法驗證美國心臟學會的論點,反而較多的攝取量可以降低死亡率。這也暗示美國心臟學會的建議可能需要被修改或是重新驗證。

然而,在醣類攝取的部分,因為研究問卷沒有區分精緻澱粉或是全穀澱粉,升糖指數等差異。因此,在這篇研究中,很難分辨醣類對健康的影響是從哪邊而來。

另外,這篇研究中的醣類最低攝取量為46.4%,脂肪最高攝取量為35.3%,與目前熱門的低醣高脂飲食或是生酮飲食的醣與脂肪的攝取比例有很大差異。並無法從這篇研究中證明低醣飲食對健康的好處。

在論文中,作者直接說亞洲人和非亞洲人的醣類攝取與整體死亡等無差異,然而,如果看各組別的資料分析,可以看到亞洲人的Q2Q3組的整體死亡風險是下降,直到Q5組才上升,但是在統計上無明顯差異。與非亞洲人的死亡風險變化明顯不同,這是否暗示亞洲人所攝取的醣類與非亞洲人有差異,或是亞洲人與非亞洲人在基因上有差異,導致死亡率風險有差異?這值得後續的研究。

在論文中,作者也發現,在同一族群中,醣和脂肪的攝取量與社經地位有關,收入越低,醣類攝取越高,脂肪攝取越低;收入增加,醣類攝取減少,脂肪攝取增加。這也暗示著飲食習慣與經濟狀況有明顯關聯,而同時會影響到長期的健康狀況。

但是,這篇研究僅僅是觀察型研究,而不是介入研究。作者使用進入研究時的飲食習慣作為分類的依據,不考慮在後續幾年追蹤時飲食習慣是否改變,也未做介入研究,觀察改變飲食習慣是否能改善死亡率和心血管發生率。因此,這篇研究不能用來推論如果做飲食的改變,能否降低死亡率或是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與死亡率。

結論

較高的醣類攝取會增加整體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的死亡率,而較高的脂肪,飽和脂肪,單元不飽和脂肪和多元不飽和脂肪攝取,反而會降低整體死亡和非心血管死亡,並且不影響心血管疾病的死亡和發生率。甚至較多的飽和脂肪攝取能降低中風風險。

資料來源

Associations of fats and carbohydrate intake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mortality in 18 countries from five continents (PURE):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