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醫療志工團研究–政治立場的表態

在過去的兩周中,我擔任著318學運中,太陽花醫療志工團的總指揮角色。藉著幾篇文章的討論,來檢討我們志工團在處理政治立場,醫學倫理,醫學法律的做法。

第一個要說的,就是關於政治表態的部分。在318學運佔領立法院行動中,有不少醫師就已經參與行動,而在第一天就有立法院內的醫護站成立。而隔天,在幾位名人醫師號招下,許多的醫護人員聚集在立法院內的醫護站。當時面對的問題是,立法院內有1~2百位學生,至少有30位以上醫護人員,而立法院外有千名以上的支持者,但是沒有任何醫護站。經過討論後,部分醫護人員便往外撤離,成立立法院週邊的醫療站。

而成立醫療站後的幾天,我們面臨很直接的問題,身為醫療站的醫護人員,應該是跟著民眾一樣抗議,還是單純救治傷患呢?如果站在抗議民眾端,會不會讓醫護人員的救治增加困難?經過思考,我們得到以下結論:

第一,會去立法院現場的醫護人員,本身就是種政治表態。偏藍色的醫護人員,本身就不太可能到現場作醫療救護工作。因此,要極力澄清醫護人員是完全政治中立,那是不可能的事。

第二,那既然已經醫護人員有政治傾向,那行為準則該怎麼辦呢?是否該明確參與學運活動?或是旁觀角色?

在做這層思考時,要注意到的是學運本身是個異質性很高的幾個團體組成,包括黑色島國青年,公民1985等等眾多團體。這些團體對於服貿的訴求各不相同。當我們志工團明確表達出傾向某團體立場時,是否會被認為是這團體的外圍組織,而被當作可威脅其他社運團體的工具?

而對外部分,因為醫療志工團本身有其醫療的重要性。如果醫護人員本身就站在抗爭第一線跟隨其他人一起抗議。那麼,當發生有傷亡的衝突時,醫護人員的角色就會陷於尷尬,他是否該跟著抗議人士與政府對抗,還是作救治工作?甚至在作救治工作時,會不會被國家暴力當成是抗議人士一起帶走,而失去救治病患的功能?

因此,在這樣的思考前提下,太陽花醫療志工團的結論是保持醫療中立。我們勸導醫護人員在穿著白袍時執行醫療業務,當我們要去聽演講,參與抗爭時,則脫下白袍。以一般民眾的身份去參加。也不要濫用這件醫師袍去享受一些特權,譬如說無故使用救護通道等。

有些人會反駁,像無國界醫師MSF會做明顯的政治表態,會向政府抗議,會站在第一線抗爭。但是別忘記了,MSF本身參與的是明顯的種族屠殺,天然災難等行動。反觀這次的318學運,在本質上是偏向政治衝突,而不是上述的災難救援。而且服貿本身到底是否對台灣有害,還有爭議。而醫療團體中,已經有相當多醫療團體對服貿做出表態,並不差醫療志工團做表態。反而是過度的政治表態,會對救治工作產生危害。

也因此,在保持醫療中立的原則下,太陽花醫療志工團對學生,民眾,和警方三方做緊急醫療的救治工作。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