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3月23日紀實

這是我在八卦版的第三篇關於立法院活動的醫療站文章

身為昨晚3月23日青島東路醫療站的總指揮,我很沈重和悲傷地寫下在醫療站第三回,累計66小時的心得。

昨天下午到現場時,我們內部舉辦了小型會議,為參與活動的醫療志工團的行為準則做基本的規範。在原則上,除非發生警察屠殺民眾等行為外,我們醫護人員維持醫療中立原則,不介入雙方衝突,也同時會為雙方提供必要的醫療服務。若醫護人員想介入衝突,則屬於個人行為,志工團不介入。

在確定這樣的原則後,我從前一位總指揮手中接下指揮的工作。很不幸的,在接下指揮工作後,馬上面臨有外圍學生想衝入立法院會場的狀況。這時我們全員警戒準備接受大量傷患,也馬上研擬路線。而所有交班工作也遭受到延遲。幸運的是,衝突在後來漸趨和緩。

然而,在晚上七點多,又接獲到線報說有更大的衝撞行為,希望我們先準備好醫護人員。而當我們人力準備好時,得知已經有人攻入行政院,我們的人力立刻出發建立新的醫療站。但是在資訊不明的狀況下,為了保護現場醫療志工的安全,我要求所有志工退出行政院建築,以免被警察誤傷,在燈光不明,情資不明的狀況下,穿著白袍的醫護人員,有可能被當成穿白衣的抗議民眾而被毆打。雖然這樣的原則讓所有醫療志工團都未受傷,但也讓志工團被批評有需要醫護人員時,我們退到第二線。

在確立原則後,我們馬上動員醫療物資,所有急診,外科系的醫療人員,除了部分留守人力外,我全都派到現場。而全部醫療站1/3以上與外傷有關的醫療資源,也通通送到現場。因為通訊不能穩定,在無法持續掌握第一線狀況下,我只跟第一線醫護人員提供一個原則:你們依狀況做決定,總部不下令,我們努力提供你們所需資源。

在這之後,第一線行政院醫療站的人員努力救治,我們也不斷調動資源前往。 但是在有便衣警察和最近有飆車族出沒的威脅下,我們醫護人員都是成雙以上出動,以避免危險。

在獲得攻堅情報後,後續不斷有傷患進入第一線行政院醫療站,以及總站,鎮江醫療站等。這些學生在抵達醫療站時,都告訴我們他們無法相信警察會打人,所有學生都是保持善意的回應,也不出手,卻都慘遭警察攻擊。有位年輕女學生哭著說,他的男同學被警察毆打後帶走,他慌亂逃離開卻跌倒受傷,這位女學生完全不敢相信警察就這樣赤裸裸地打人,在醫療站哭了整整半個小時。

後來,在回到醫療站的醫護人員也告訴我們,他看到學生已經舉手表達不攻擊的善意了,警察卻照樣毆打學生,並且在地上拖行。有些警察甚至在執行完任務後還笑著離開。他內心對國家警察的信任已經完全崩潰了,他無法相信在過去幾天,我們對警察提出善意,給予醫療照護的狀況下,警察居然這麼無情的攻擊學生,我們的善意完全被毀滅。他已經無法信任警察了。

在這當中,我們也獲知有二十多位學生被拘提在行政院餐廳,需要醫療救護。我們馬上派人組隊在律師陪同下進入會場救援。然而在處理了幾位學生後,警察就要求我們離開,當醫護團隊堅持要完成救護工作後才離開時,警察凶悍地告訴我們,如果再不離開,將把醫護團隊銬上手銬帶走。在安全遭受到威脅的狀況下,我們的醫護團隊被迫忍痛放棄病人,離開現場。當我得知這消息時,內心痛到很難受,我們醫護團隊就是要不分你我的救人,放著傷患不管,這對醫護人員是無比的傷痛。

在整個事件中也不斷有錯誤消息傳來,有不明人士跑來說要建立醫療站,或是要求我們派遣人力前往。我們擔心是有心人士在刻意誤導醫護方向,讓我們措手不及。因此在這近6個小時的攻堅行動中,我們不斷篩選消息,針對可能狀況作回應。每一個處置,我都擔心我是否會延誤到病患的治療,是否會讓醫療志工遭受到不必要的危險。

終於,天亮了,面對著清晨,我的內心卻是無比的沈重和難過。大會馬上招開記者會,我們醫療志工團由我代表出面。與律師不同,因為我們秉持醫療中立原則,因此我們不敢大聲斥責暴力行為,忍著悲痛以理性的口氣聲明醫療志工團的中立原則(事實上我在快一小時前還在FB大罵”幹你娘政府,連醫師都打”),並指責警察不願讓我們救援的錯誤行為(聲明稿如後)。

後來狀況穩定後,我們就將工作交給接班的人。後續有媒體邀請我們上電視訪問或是採訪等,我拒絕了。因為我們來自各地的醫療志工,只是抱著熱誠來立法院幫忙,我們當中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曾在報章媒體上出現,也不想因此出名。只有一群大學生來訪希望做點記錄時,簡單說明我們的想法,而當他問我的身份時,我說: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代表著來自台灣各地的醫護人員,我們都希望能為這塊土地盡力。

聲明稿:

全國人民,來自國內外的媒體記者,各位政府官員,大家好
我是昨晚的醫療志工團總指揮黃峻偉醫師。醫療志工團來自各地不同單位的醫護同仁,我們在這次的活動,在確保各醫療志工的安全前提下,秉持醫療中立的原則,給予民眾及警方雙方醫療協助。相信大家在過去幾天中可看到這樣的原則。在昨晚行政院的行動中,當醫療志工團獲知有學生被警察拘提在行政院餐廳時,我們安排醫護團隊在律師的陪同下,進入場內給予醫療協助。然而不幸的是,警方後來威脅醫護團隊在未完成救護工作時便離開,並告知若不離開,將銬上手銬。因此醫護團隊在安全受威脅狀況下,只好離開受傷的患者。而截至目前為止,醫療志工團都是安全的,網路上有受傷的醫師並未在志工團清單內。
在未來的時間,我們將繼續秉持醫療中立的原則,繼續給予協助。
以上,謝謝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