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一週年的經驗分享

太陽花的一週年,已經有許多社運人士討論當時的狀況。身為醫療志工團的總指揮,其實也有許多心得。

以醫療的角度來看社運,其實可以激起很多的法律倫理問題。而這些問題,是過往醫學教育中不曾遇到的問題。也比起教科書上死板的醫學倫理四大原則來得有趣。

第一,是醫療通道的存在性

在醫護人員眼中,學運的醫療通道存在,是有其必要性。一條完整暢通的醫療通道,可以讓急救人員及物資從醫療站抵達事故發生點。然而,對於社運人士來說,醫療通道是非常礙眼的存在,他代表著某種程度的秩序和醫療霸權。也因此,在學運當中,一直不斷有社運人士批評醫療通道存在的必要性。

第二,醫護人員在學運中可以做到什麼程度的醫療處置

在醫師法中有規定,除了緊急醫療行為外,醫師的醫療行為都必須先報備過。但是即使有報備,醫護人員在學運中提供免費的醫療處置,是否就可以避開業務過失的法律規範呢?這點法律界有著完全不同的看法。

第三,是醫護人員在學運中是否該積極參與決策

醫療志工團在學運過程中避免參與學運的決策過程,僅提供醫學處置。而在過往的大型社會運動中,像是蔣渭水,陳永興醫師等,都是積極參與決策,甚至是領導人物,這樣的路線差異,當然也會讓人討論,是否醫護人員會以其醫療專長來威脅或是帶動社會運動的方向。

第四,醫療機構,醫事人員和社會運動間的關聯

目前國內的大型醫療機構,公立醫院僅佔三成不到,絕大多數是財團法人醫院。這些醫院又屬於各地衛生局管轄。因此學運過程中,雖然有三千人次以上的醫護人員參與學運,但是這當中的大多數人,都不願意揭露自己的身份給大眾知道,許多都是擔心事後被肅清。而當時也的確有傳出醫療機構打壓參與學運的醫護人員的八卦(未確認)。而在此同時,醫護人員雖然可以運用下班時間參與學運,但是台灣的醫護人員並沒有罷工的權力(西方許多國家的醫護人員都已經發動過多次的罷工)。這也代表著政府仍透過種種的管制,箝制醫護人員的言論自由和參與社會活動的權利。這樣的管制,也值得更進一步討論。

第五,醫護界對於資訊產品的使用程度

在醫療體系中,礙於資訊安全,病人隱私,成本考量等種種因素,醫療機構內使用的資訊產品通常落後市面許多年,甚至還有醫院使用WinXP或是Office 2003搭配智障型手機等的狀況。而在學運現場,為了能快速聯絡人員,減少文書浪費等,大量引進Google office及各種線上開會軟體,而事實證明這是可行的做法,這些資訊產品大幅降低醫療團的行政流程,使醫護人員更有時間做醫療工作。這樣的使用經驗,也值得引進到醫療機構中參考。

在過去一年中,不僅是三一八學運,後續的許多抗爭行動,醫療志工團的成員都默默的參與其中,或給予經驗輸出和物資協助。這些難得的經驗,都是台灣的醫護人員值得討論的地方,也應該列入醫學教育的討論內容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