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Y1三個月心得

在SARS事件之後,醫界高層的機構之一,醫策會,有鑑於國內醫界專科醫師比例過高,而對於一般醫學的General care knowledge不夠,因此模仿美國成立了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簡稱PGY1。不過,由這個制度的規畫到實行,都可以見到只抄表面不顧實質面的許多現象。

首先,由制度面來看,台灣的七年制醫學系為六年醫學教育加一年實習訓練,而後醫系則為四年醫學教育加一年實習訓練。反觀美國則是兩年的醫學教育加兩年的見習制度。而日本的實習醫師也是指畢業後的第一年醫師。因此,以訓練的前後關係來看,台灣的實習醫師和美日相比是把畢業後的實習醫師拉到畢業前一年實習。而美日的PGY1指的也不過是畢業後那一至二年的一般醫學訓練。簡言之,醫策會強力實行的PGY1制度,簡單的說就是對各大教學醫院的實習醫師訓練的否認,認為這些教學醫院教出來的實習醫師在經過一年的訓練之後還不夠格,因此得再加上一個PGY1的訓練。

再者,以美國來說,美國的醫師可粗分成Specialist和General practice doctor兩者,前面所言的Specialist約略等於國內的專科醫師,是指專門執行某個專科領域的醫師,如小兒科、內科、婦產科等等,Specialist不一定是醫院的Visiting staff(VS),也可能是個clinic doctor。而後者的General practice doctor則約等於國內專科領域中的家醫科,但是是個clinic doctor。會有這樣的制度是因為美國的人口分佈特性,美國有許多幾千人的小鎮或是偏遠地區,一個General practice doctor就是負責照顧這一整個地區的General care。而除了急診病人外,一般的病人是必需從診所clinic轉介才能到醫院的門診求診。而美國的醫療保險也是以這樣的設計為出發。也因此美國的Specialist和General practice doctor比例約是1:1。

反觀台灣的醫療環境則大大的不同,人口密集的程度使得非山區的民眾幾乎只要半個小時的車就可以找到一家診所,也因此國內的醫師幾乎都是領有特定科的專科醫師執照,而無General practice doctor的制度,這也讓家醫科在國內一直推不太動。

而醫策會的PGY1制度則完全忽視這些國情的差異。只看到國內的醫師缺乏General practice的訓練,就要求國內的醫學會在考取專科醫師執照時必須要受PGY1訓練。這點實在很丁丁。

而PGY1訓練的課程,以我的內科來說,就是以一年為主,其中半年含蓋我的原本醫院的內科訓練課程,而剩下的半年則為PGY1的訓練課程。而這半年中,又有三個月是內科(四大科的話這三個月都是本科,其他科好像是分成內外科),另外三個月則是外科、社區醫學和急診(或兒科或婦產科)。

我對於訓練的課程是怎麼排的沒有意見。不過評核的方式還真的讓我這剛出社會的新鮮人見識到形式主義的盛行阿。每個PGY1學員都會拿到一本小本子,只要把那本小本子填滿了就可以換到PGY1的結業證書。而這本小本子很有趣,在內科的訓練課程中有許多要學習的疾病,譬如說發燒、腎衰竭等等,我只要在這個疾病上面寫個病例號碼,就代表我學會了這個疾病,這真讓我想大喊:傑克,這真是太神奇。

撇開這個丁丁的做法不講,小本子的前半段則是安排一堆上課的課程和演講,我們必須每堂課上課完還要給主講人蓋章後才算聽完這堂課。而更有趣的是醫策會要求每一個負責PGY1訓練的醫院要安排許多一般醫學的訓練課程,如發燒、肚子痛等等。這些課程都是安排在醫師平常上班的時間,但是我們平常不可能都是閒閒沒事阿,如果主治醫師查房、接新病人、病人有抱怨等等,我們還是得乖乖去處理,但是醫策會的大人就是會在年終結清時去抽查這些上課的點名單,沒到的人就要去解釋為什麼沒上課,如果是接新病人的還要寫出當時接的病人的病歷號碼(這點讓我很想反問醫策會的大人說你們半年前的某個門診的第幾個病人的病歷號碼還記得嗎?)。這些丁丁的做法讓我見識到了醫界超會做表面功夫的一面。

不過既然醫策會的決策都是由那些超有醫德,每個都專精一般醫學訓練的大頭們所掌握,我們這些小囉囉也只能乖乖的聽話,然後慢慢被這醫界的惡習文化給污染….

留言

One Comment

  1. 1. 醫策會接受衛生署委託, 要求全國畢業後醫師接受一般醫學訓練,屬於行政程序法第2 條第三項 規

    定之行政機關 (受託行使公權力之個人或團體,於委託範圍內,視為行政機關。)
    2. 行政行為須依行政程序法第7條之規定  
    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
    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
    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
    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
    3. 目前有受害之醫師,因先前三個月之一般醫學訓練不獲承認,詢問醫策會,竟要求必須重新接受半

    年期一般醫學訓練之醫師 (醫策會未選擇侵害人民最小方式,例如辦理能力評量、或者另外補足三個

    月之方式)
    4. 曾於民國98年依醫策會之要求,而重新接受半年期一般醫學訓練之醫師,可向高等法院提起行政訴

    訟。
    5. 待判決確定,可向醫策會要求國家賠償,因其錯誤之行政行為,耽誤各位醫師之六個月生命期、減

    少接受專科訓練之時間、或者遭到薪資扣減之損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