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事後核刪制度應該廢除 後記

在蘋果日報刊出拙作後,引起一番討論。補充一些在原文未提到的論述。

健保制度底下,總共有4萬多名醫師,20多萬名護士,以及其他醫事人員。即使經過優良的醫學教育,我們都不可能保證每個醫事同仁都毫無私心,不會盜領欺騙健保費用。但是,事後核刪制度早已不是健保署調查醫事人員盜領健保費用的主要手段。現在的健保署,早已進化到使用資料庫,比對醫事人員出入境紀錄,看有無醫事人員出國時還申報健保;或是比對病人的就醫紀錄,有無短時間內在遙遠兩地就診,或是比較醫事人員的親人有無同醫療院所多次就診的紀錄,等等方式,來起訴或是處罰有過錯的醫事人員。同時比對同僚的核刪紀錄也知道,即使是在大型醫療院所,雖然每年有上百件的醫療核刪紀錄,但是往往好幾年才有偶發的被起訴案件。換言之,事後核刪制度早已經失去了它設計用來抓取欺騙或盜領健保費用的目的,而是變化成管理醫療支出的目的。

同時,從前輩的口中亦可得知,健保署會要求審核醫師核刪一定額量的費用,否則不續聘,或是利用A院所醫師的核刪來砍掉B院所的醫療支出等等。甚至健保署還會將不合理的核刪的問題,推卸給審核醫師,由審核醫師扛責任。藉由種種方式,健保署利用事後核刪的手段來節省醫療支出。

由上也可推測,如果健保署想要反駁拙作,必定是過幾天後發新聞稿或是聲明,指出健保署藉由核刪制度幫全民省下多少錢等等,可證明核刪制度的合理性等等垃圾話。

但是,這樣的制度合理嗎?核刪制度基本上就是健保署將節省費用的責任從健保署身上轉移到醫事人員身上。全民健保的制度,基本上就是將原本民眾付錢給醫療機構,醫療機構提供醫療服務的兩端,變成民眾繳交費用給健保署,健保署將費用給予醫療院所,醫療院所提供醫療服務給民眾的三角關係。在這樣的三角關係中,健保署最主要負責的就是費用的收取與支出。但很明顯的,健保署在有限的經費之下(截至目前為止,台灣的醫療費用支出占先進國家仍然是比例最低的幾個),又想討好選民,因此,就放寬了各種給付條件,然後在事後從醫事人員手上扣回來。

台灣的醫學教育,又往往是教導醫事人員要溫儉恭良,要有醫德,不能抗議等等,所以國外醫事人員面臨這種惡質制度,早就上街頭抗議甚至罷工,但是台灣醫事人員卻得吞下去,還要說我們要有醫德,不能抗議。

有些人會問,如果沒有事後審查制度,那該如何節省醫療支出?以健保署很多官員都是唸到公衛碩士博士,相信他們對於國內外醫療保險制度的了解一定比我還多,他們絕對懂各種可以節省支出的方式,包括1. 限縮醫療服務項目,譬如說感冒不給付,無效醫療不給付,血液透析不給付只給付腹膜透析等等,或是2. 醫療院所總額制度,而且是事先就先講好。錢花完了,看是要醫療院所自己關起來休息,等下一筆錢到了在經營,或是病患自費;3. 嚴格限制轉診制度;或是其他給付制度等等。

這些限縮支出的制度,勢必會引起民眾很大的反彈。但是說實話,這些反彈,本來就是健保署該去面對的事,本來就不應該,也不需要是由醫事人員來面對。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