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與社會福利的關係

這是回應ptt阿扁版的一篇關於健保的文章。也是對台灣健保的一點看法:

健保現在的制度,是介於社會福利和商業保險之間。社會福利的特點,在於其是以稅收的方式來達到其目的,講簡單一點就是「拿有餘而補不足」,越有錢的人繳的越多,但不一定享受到與其支出成比例的福利。而商業保險則正好相反,商業醫療保險的原則是在於分擔風險,所以說是風險越高的人繳的錢越多,所分到的保險額度也較高。

在了解了這兩點之後,再來看看現有的醫療環境吧。台灣的醫療體系基本上是公立、私人、財團法人三種體系的醫院*加上私人診所、衛生所等所構成。而以醫院來說,私人加上財團法人的醫院占了醫療體系中醫院支出的6成以上,提供的床位也是占了6成以上,而診所則幾乎全是私人。可以說台灣的醫療體系是以民間的醫院為主,公家醫院為輔的一種型態。

在這樣的醫療環境之下,現行的健保制度根本不可能是一個全然的社會福利制度,因為社會福利制度下的醫療體系必須是以公立醫院為主或全部為公立醫院的狀況下才可能成立,因為公立醫院才有可能徹底執行和配合政府的政策,而私立醫院則不可能。像現在的健保只是由健保局與醫院和診所簽約,私人的醫院和診所如果不爽的話全部退出健保,則健保也沒有辦法強制醫院一定要加入。

再來,再來看誰是全民健保的受益者吧。如果有注意到前幾期的科學人月刊就會提到,在一般情況下,富人比窮人還要健康。而在遭受突發的疾病或家中有生重病者,其龐大的醫療支出對於窮人的負擔也比富人重。

所以說全民健保的實行對富人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因為在理論上他可以花同樣的錢去享用較好的醫療資源(譬如說看一次2000元的門診),而且他的健康狀況也會比窮人要好,花在醫療上的支出在理論上也可以比窮人低。如果說二代健保沒有設立付費的上限門檻,就會出現一個很畸形的現象,就是富人花更多的錢(譬如說像王永慶一年可能要繳30萬的保費)卻是只能去擠那種一個早上看50人的健保門診。但問題是富人又比較健康,根本用不到這麼多的醫療資源,與其去擠這樣的門診,富人還不如每個月去看那種兩天一夜健康檢查,大約一萬多,還可以全身檢查透透,這樣不是更划算嗎?

所以說在不設付費上限的情況下,健保反而是在鼓勵富人不要加入健保而是去自費**,反而是在減少健保的收入。而健保的支出又是給付給窮人比例較高,這更加惡化健保的財務平衡。在這種情況下,健保是一定要設立一個付費的上限才有可能把全民都納入這個醫療體系,否則富人乾脆賴著不繳錢健保局也只能乾瞪眼。

當然囉,如果健保改成社會福利制度的話,上述的狀況就可以改善囉,不過這也意味的政府要把所有的醫療院所通通收為私人,那政府一定要花很多錢去收購,像長庚醫院的資產大概是幾千億上下,而其他私人和財團法人醫院規模總合也不比這個小,硬是收歸國有的話那台灣的財政大概就準備垮了吧….

*: 有一種可以以營利為目的的醫院叫社團法人醫院,這是在醫療法修改後可存在的,只是至今仍沒有這種醫院存在。另外,財團法人醫院是不以營利為目的的,這兩者要區分清楚。

**: 像英國就是個好例子,英國全部是公立醫院,由政府以稅收方式收取醫療費用。但是稅收永遠追不上實際的醫療支出,這導致了英國的醫院在每年的10月多費用花的差不多之後,就關門不接病人。而富人受不了這樣的醫療狀況就會跑去國家就醫。如果台灣也是搞成社會福利式的全民健保,也會有類似的狀況發生。

留言

3 Comments

  1. 匿名

    其實我也認為健保應該是額外多享受要多付費,假如大家都獲得一樣的醫療品質,那真的沒道理要多付錢,因為畢竟這是健保費用,而不是國

    民所得稅,沒道理賺的多就要給多一點,但我想這就是健保局的制度不全所造成的吧,不過我還是相信,健保的本意一定是出於善意的。

  2. 健保

    其實我也認為健保應該是額外多享受要多付費,假如大家都獲得一樣的醫療品質,那真的沒道理要多付錢,因為畢竟這是健保費用,而不是國

    民所得稅,沒道理賺的多就要給多一點,但我想這就是健保局的制度不全所造成的吧,不過我還是相信,健保的本意一定是出於善意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