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與人文對話之1

背景

我在與病人對話的時候,病人往往會提出一些不知何處來的謠言,我往往會用邏輯思考的方式,去讓病人思考這樣的謠言是不是真的,譬如說我會說打的胰島素和身體胰島素一樣,如果訪間說的打胰島素會洗腎,那代表身體會生產一個讓你自己洗腎的胰島素傷害自己,這樣病患通常就會接受胰島素。

今日困境
有病人因敗血症和慢性腎病變住院,敗血症的狀況已經在改善,但是eGFR仍未進步,從住院至今eGFR從未超過10,而在一般來說,eGFR小於15就要準備洗腎了。因此今天我跟家屬講解需要洗腎的可能:
我:這狀況,看來腎臟功能越來越差,會造成身體越來越差,可能要準備洗腎了。
家屬:可是,他現在身體的狀況差,體力可以撐得住洗腎嗎?會不會體力不夠撐不住洗腎呢?
我:可是就是腎功能越差身體狀況才會越差啊,要洗腎才會身體狀況變好,不洗就只會越差。那你又說要體力變好才要洗,那不就是擺明了不讓他洗。
家屬:重複上面的話。

討論

這次的對話,說明了我用邏輯推理讓家屬思考的策略完全錯誤。原因不在於邏輯推理的方式問題,而是家屬本身沒有邏輯思考的觀念,因此他不能用抽象的思考去了解體力差和洗腎間的邏輯觀念,而是一直堅持要體力好才可以洗腎。而這樣的缺乏邏輯思考,馬上讓我想到James Flynn在TED上的演講。James Flynn在這場「為什麼我們的智商測驗分數高過祖先?」指出,相對於接受過教育的人,未接受過教育的人缺乏抽象的邏輯思考能力,無法理解魚和鳥同樣屬於動物的推理能力,因此他們只能對現實的物件觀察。

而回到我今天遇到的困境,更可以說明為何這次我在跟病人家屬解釋時,會面臨到失敗的解釋。因為病患家屬並沒有邏輯推理的想法,只相信單一的觀念。因此在面對這樣的病人時,也許我該改變解釋的策略,放棄使用邏輯推理的方式,而用傳統父權主義的強迫病患要洗腎的做法,病患家屬的接受度反而會增加。

也分享這樣的經驗與大家討論,這剛好串聯了我在TED上學到的知識與臨床的應用。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