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出現M型化待遇 有關係才有床

這真是一篇不知所云的新聞,姑且評論一下。

醫療出現M型化待遇 有關係才有床


看病也要拉關係、找特權?台灣雖然從民國八十四年實施全民健康保險制度,學者卻批評,國內雖然解嚴廿年,但在醫病關係上仍存在「威權」體制,由於醫界在醫療照顧上未做到基本動作的堅持,病患同樣進入急診室,貧富差距立即顯現,出現M型化醫療。

健保的實施原本用意在讓所有人都可以獲得基本醫療保障,但事實果真如此嗎?在醫學中心任職的王小姐表示,從她擔任院內對外聯絡人員後,發現幾乎每天都會接到所謂「關說」電話,不是關說病床,希望縮短在急診室等待病床時間,就是關說要求醫師多「觀照」。

至於哪些人在關說?王小姐說,由於該院急診室在高峰期常有人等病床一等就是七、八天,因她的職位之故,以透過媒體人員的關說最大宗,其次為各級民意代表,學者和來自企業界的雖然相對較少,但也不時會透過管道去「要病床」,等床時間立即大幅縮短。

王小姐笑說,對於這種「有關係」的人當然還是要滿足他們的需求,她私底下訂出個人「原則」,「有關係」通常代表較有錢或有社會地位,她會言明要求進入需自付差額的單人房,不要去佔用全由健保支出的健保病房,之所以如此,她坦言,「畢竟在心理上仍會有所掙扎」。

中央研究院社會所研究員張苙雲認為,貧富差距的擴大,導致貧富在醫療上也出現M型化待遇,台灣社會講求「關係」,即使在醫療環境中仍習慣藉由「關係」運作,對國家要建立健康平等、機會均等制度,存有負面影響,「想想看,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找不到關係,就醫時又該怎麼辦」?

這其中又牽涉「公與義」,張苙雲說,整個社會對貧富不均多會有所討論和著墨,卻對醫療上的不平等習以為常,也從不思考。如具有健康知能和就醫資訊的人,就可以獲得較好的醫療,而通常是富者較容易也較有管道取得。

她進一步批評說,醫界對有些規範不僅要講究,而且要謹守,如一個病患進入急診室後,應該要得到基本的要求和醫療照顧,而這樣的基本功講究,需要時間和人力等合理搭配,但這些在健保制度下、在台灣醫療卻常是「空的」,甚至失去對望、聞、問、切等基本動作的「堅持」。

當政府在推動國際觀光醫療時,張苙雲說,顯示國內醫療分眾觀念,亦即區隔性醫療市場已逐漸成形,這部分她並不反對,但政府應該做的是確保醫療專業照顧的底線,重視醫療基本功,才能讓所有進入醫院的人,都可以獲得根本的醫療保障,符合公與義的本質。

這篇新聞從本質上就在搞混健保的本質。健保所提供的是一個基本的醫療服務而不是一個完整的醫療服務。少量且有限的醫療資源提供給多數人,一定是有所取捨。當10張床要提供給100個病人時,最理想的方式當然是由疾病的輕重緩急來安排住院。但是病人和家屬本身不可能接受這樣的安排,許多病人就只好透過關係讓自己提早住院。私立醫院在這方面通常面臨的壓力會比較小,因為私立醫院不像公立醫院上頭有政府在管,許多立委或官員可以藉由直接或間接的權力影響醫院運作。

其實身為醫療人員,並不會特別去照顧特權病人。在我們醫院,所謂的VIP病人並不會因為住院而得到較多的資源。有抱怨時我們仍是按照病人病情的輕重緩急去處理。比較討厭的反而是澳客級的病人。舉個例來說,病房本身除了急救藥或是一些常用藥物外,不會把所有的藥物都擺病房。因此醫師開一顆藥之後由護士核對是否有開錯藥,再把藥單送到藥局,最後由藥局送回病房發藥。這中間不可能是馬上處理完,每一個流程都是累積一定的量之後才會處理(如果要搞即時送藥的話醫院大概要支出數倍的人事費用去達成)。偏偏就是會有病人在醫師看完後就”馬上”要求護士把藥送來,不然就是護士效率太差。

當然醫院當中還有一堆鳥事。不過看到這則新聞,只是讓我嗤之以鼻。希望張苙雲女士以後到醫院求診時最好也是不要靠”關係”阿。不要像某位學者靠關係住院後,又寫文章罵醫院有”關係”文化。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