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護士荒

這幾年在512護士節前後,護理的問題就會上新聞。但今年護理的新聞卻提前搬上新聞台面。在前一陣子發表完醫療崩潰-從護理人力的缺乏開始這篇文章後,衛生署開始重視這樣的問題。但可笑的是,祭出的解決之道竟然是讓實習護生的年限從18個月放寬到4年。而這實習護生指的是在畢業後未考取護士護理師執照者,可以在取得護士執照者的指導下進行護理行為,稱為實習護生。

但這樣的放寬規定,實質上只是在讓無牌護士合法化的前奏,引起許多臨床工作者的反彈(註1, 註2),認為這樣的制度只是在合法化無執照護士,並且進一步壓低護理人員薪水。

然而,醫院管理階層和護理界的高層幹部卻惡意忽略臨床工作環境的變化,將護士荒的問題簡化成護士是草莓族,是新一代護士不耐操所以才會造成護士荒(註4,註6)。說出這種話的護理幹部,真的是標準的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因為在四年前同一位護理幹部還大聲疾呼重視臨床護理人力不夠的問題(註5)。甚至還虛情假意的認為醫院不敢亂用實護士(註6),實際上醫院管理者最善長的就是在評鑑前後虛擬出合法的班表符合法規,但事後卻人力大減,這種兩面人的作法早就被臨床醫護人員看透了。

近十多年來,醫療體系進行許多的變革,包括了六年一百五十學分的進修學分、各種醫院機構的評鑑、以及各式的醫療競賽等,這些醫療體系的變革,讓理論上醫護人員照護的人數未有改變,但是實質上的工作內容卻大幅增加。往往護理人員有一大半的時間是在處理文書工作以應付評鑑和潛在的醫療糾紛需求,而非真正在照護病患身上。更甚者,醫院管理人員在財務壓力下,盡量縮減人力,更甚者有一位護理人員在大夜班照顧二十床急性病床的荒謬事。只有在遇到評鑑時,護理人力才會在帳面上達到需求。

惡化的醫療環境,讓許多富有熱誠的護理人員失去了工作目標,許多護理人員其實已經工作到十分疲憊,在筆者行醫過程中就曾聽聞有護理人員因長期操勞而造成反覆性流產,或是一個月只有休假四日,一年累績高達兩百小時未休的工作時數。高度操勞的工作,讓新進護理人員一年的離職率高達50%,整體護理人員的執業率只有不到六成。

近日的新聞也不斷報導這樣的惡化環境(註7),包括了以下的新聞短片,其實很大一部份就在暗指某血汗醫院:

因此,在解決護士荒的方法上,絕不是去搞延長實習護士這種挖牆角的作法,最根本之道還是在於改善醫療環境,改善護理人員的工作待遇,才是可長可久之道。

有趣的是,在PTT上有資深的護理人員報料說這次衛生署的政策是由各大醫院護理高層所聯合強迫衛生署接受的,也爆料了在過去十多年來推行護理師正名運動的愚蠢以及這些護理高層自私的行為(註8)

註1:延長聘用實習護士年限 有鬼
註2:壓垮護理界的真兇
註4:護理師流動高 部分恐抗壓性不足
註5:二十萬護理人員站出來
註6:自由廣場:醫院應不敢濫用實習護士
註7:「1人才顧10床」!醫院強令護士休假
註8:PTT 護理版文章http://bbi.com.tw/pcman/Gossiping/1FXjn1RB.htm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