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尾熊壓力症候群,兼談重症的腎上腺不足

腎上腺分泌的糖皮質激素是人體重要的壓力賀爾蒙,可以經由複雜的路徑作用到心血管反應,並且提供腦部和骨骼肌系統能量來源,同時可以保護人類避免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是動物及人類在面對壓力時,決定要逃跑或是戰鬥的一個很重要的來源,因此可以說是動物們保命的一個重要器官。

然而,在人類未抵達澳洲之前,生活在澳洲的無尾熊是沒有生存壓力的,並沒有肉食性動物的天敵會影響其生存,所以無尾熊的腎上腺退化到無法分泌糖皮質激素,因此在面對壓力時,無尾熊既無法逃跑也無法戰鬥,就只會露出一臉驚嚇。因此有一專有名詞叫無尾熊壓力症候群(Koala stress syndrome)在描述此特定狀態。

人類在面臨重症狀況,譬如缺氧,低血壓,敗血症時,腎上腺也會加強糖皮質激素的分泌來面對壓力,然而,並不是每個時候都能有適當反應,當分泌的量不夠時就無法促使身體產生適當反應來面對壓力,這時候稱為重症的腎上腺不足(Critical illness-related corticosteroid insufficiency,CIRCI)。

診斷CIRCI可由兩個方式下診斷,一是在壓力狀態下隨機抽的cortisol濃度小於10ug/dL,另一方式則是高濃度250ug的ACTH刺激下cortisol的濃度無法上升大於9ug/dL。也因此CIRCI可以分成兩種次群體,第一種CIRCI type I是Cortisol濃度小於10ug/dL,第二種CIRCI type II是Cortiol濃度大於10ug/dL但ACTH刺激時cortisol濃度無法上升大於9ug/dL。

因為生理的機轉,目前一些臨床證據顯示,針對重症患者給予高濃度的glucocorticoid治療,對於CIRCI type II比較有效,CIRCI type I則相對來說是較無反應的。

不過這對台灣臨床醫師比較大的挑戰是,ACTH藥劑在台灣是沒有健保給付且台灣沒有引進,要做ACTH次機測試必須該院申請引進ACTH,病患自費近千元才能做ACTH刺激測試。因此許多臨床醫師只能以隨機的cortisol濃度當做診斷CIRCI的標準,然而這標準下診斷的CIRCI往往是Type I,對於glucocorticoid的補充是比較無反應的,反而可以從glucocorticoid補充獲得好處的CIRCU type II,在臨床上不好診斷。這也造成台灣臨床醫師治療上的一大挑戰。

參考資料:
Marik, P. E., and Levitov, A. (2010). The “koala stress syndrome” and adrenal responsiveness in the critically ill. Intensive Care Medicine, 36(11), 1805–1806.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