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害死你的書,就別看了Part II

寫了「會害死你的書,就別看了」之後,大是文化有限公司就發出律師函要求我撤下臉書粉絲團文章和部落格文章,否則提告。並在我的朋友蔡依橙醫師楊斯棓醫師的臉書公開版面貼出以下公告。經過幾經思考,我撤下在「會害死你的書,就別看了」一文當中所使用到的「醫師自己不吃的藥」一書的圖片,但是對於該篇文章和貼到粉絲團中的文章內容,不會做任何修改。同時做以下回應。

13238933_10207543056707082_2450956907070565082_n

在這篇聲明稿中,大是文化強調我個人在發現書中有錯誤時,未向致函大是文化更正,就逕行在網路公佈,影響他們聲譽。但是我買了這本「醫師自己不吃的藥」一書回來仔細翻(對,我花錢支持一個要告我的出版社,這很好笑吧),在推薦序,前言,封面,封底內容,都未曾註明該書有錯的時候,讀者需要向出版社致函的義務,只有在版權頁寫上「缺頁或裝訂錯誤,請寄回更換」等字眼,所以我不懂為何在發現書中有錯誤時,我不能在網路上公布這些錯誤。

再來,這份聲明稿是在我的朋友臉書上看到,分別以空白人頭無任何公開資料的Lin Debby帳號以及大是文化帳號發表,而在大是文化的粉絲團以及部落格等官方經營的網路平台上並未看到這份聲明稿,我的臉書個人專頁,粉絲團,或是私訊等可以聯絡到我的管道,看不到有類似的聲明稿。我不禁懷疑,大是文化在已經經營網路平台同時,不直接與我聯絡,卻反而透過我的朋友告知這份聲明稿,目的何在?

接著,大是文化又指稱,我只有指出糖尿病部分段落的錯誤,不能得出這本書有誤不可相信的結論。但是那是我很客氣的說法,並沒有花太多時間細指書中錯誤的地方。今天既然大是文化要講清楚,那我就把書中和現今醫療有極大差異,甚至會對民眾帶來的傷害指出來。

1. 書中第一章第二節第49至52頁討論心肌梗塞時提到,純藥物治療效果稍微優於心導管治療(沒有統計上差異)。但是這篇沒有寫到的是,這是針對穩定的心絞痛時的治療比較,而且有更多論文指出心導管治療的生活品質比藥物好。然而,針對有危及到立即生命危險的ST段上升心肌梗塞(STEMI),現在醫界的做法都是在搶著減少從進到急診大門到心導管打開阻塞的血管的時間(Door-to-balloon),目前認為,這中間的時間縮越短,可以減少病患的死亡率,提高存活率。今天如果有ST段上升心肌梗塞的患者看了「醫師自己不吃的藥」一書,堅持不做心導管,要求醫師只用藥物治療,造成患者死亡,請問這責任是算在大是文化還是岡田正彥教授呢?

2. 第一章第六節第69頁到71頁標題是「致命壞腎的膽固醇藥」,在這章節中認為statin有副作用。然而,statin藥物截至目前的認知,與肝功能,橫紋肌溶解症,或是導致新發生糖尿病的機會增加等副作用有關,並沒有證據指出statin這顆藥物會造成壞腎的副作用。而本章節中也完全未提到statin與壞腎的關係。這種標題下「致命壞腎」的寫法,其實就是一種欺騙讀者的行為。

3. 第二章第三節第100頁到103頁,也就是之前提到的,糖尿病藥導致心臟病與腦中風的死亡率高達64%。這篇引用的數字,是來自於2007年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於6月14日發表的”Effect of Rosiglitazone on the Risk of Myocardial Infarction and Death from Cardiovascular Causes”論文中所提到的數字,但是這數字中的統計結果,是Odd ratio: 1.64, 95%C.I.: 0.98~2.74, p=0.06。通常我們會用95%信賴區間(95% CI)不包含1,或是p<0.05,來表示統計學上有意義。而這個章節使用的64%的數字,其實95%信賴區間跨過1,p值也>0.05,所以是不是有意義,在後續也造成很大爭議。但是岡田正彥教授在書中第42頁提到「我自己身為研究人員,為了追求正確的實證我一定會精讀原文論文,也根據最新的實證案例,向患者仔細說明檢查與治療的方法」。如果岡田正彥教授正如他所言會精讀論文,又怎麼會不知道這p=0.06的意義如何,又怎會不知道Rosiglitazone在後續也有許多論文認為他不會造成心血管死亡率增加,而使用「糖尿病藥導致心臟病與腦中風的死亡率高達64%」來恐嚇讀者呢?

4. 第二章第四節第105頁到109頁,標題「固定運動減重至少7%,糖尿病不藥而癒」。這書中提到的實驗是糖尿病前期(Pre-DM)患者透過生活習慣改變來預防糖尿病的效果比吃藥好。但請注意,這個實驗講的是「預防糖尿病」而不是講已經罹患糖尿病的「糖尿病治療」,而岡田正彥教授用這個實驗結果來解說「糖尿病治療」用生活習慣改變比藥物有效。如果岡田正彥教授是會精讀原文論文的人,怎會犯下這種把研究對象和結論都搞混的嚴重錯誤呢?

5. 第二章第六節第114頁到118頁,標題「吃藥降三酸甘油脂,死亡率反而提高」,並且下「不論是何種情況,都不需要服用降三酸甘油脂的藥物,所以我謝絕服用」。急性胰臟炎是種有生命危險的急症,而嚴重高三酸甘油脂血症,在反覆胰臟炎發作下,需要靠藥物控制才不會導致胰臟功能受破壞。但是今天岡田正彥教授用一句「不論是何種情況都不需要服用降三酸甘油脂藥物」,結果高三酸甘油脂患者看到這句話就停藥,造成急性胰臟炎發作住院,請問是大是文化要負責,還是岡田正彥教授要負責呢?

6. 第二章第十四節第149頁到第151頁提到,血壓血糖「160」以下,請停藥。這在我之前文章就提過,糖尿病治療是必須個別化治療,越年輕併發症越少發病越短的患者,要越積極越好,甚至空腹血糖在100以下更好,而年老有許多併發症或是共病症者,可以控制寬鬆,甚至200以上都可接受。並沒有一概而論的數值。UKPDS,DCCT和ADVANCE-ON研究都說,在糖尿病初期控制越嚴格,對未來十年甚至三十年的預後越好。岡田正彥教授一句血糖160以下請停藥,那請問那些年輕控制好的發病短的患者,你要讓他們承擔以後發生的併發症風險增加嗎?

7. 第三章第十一節第203頁到206頁提到糖尿病診斷是靠空腹血糖或是兩小時葡萄糖測試,我不清楚日本的健康檢查規定。但是在台灣或是美國,早就建議糖尿病的篩檢以空腹血糖和醣化血色素為優先檢測,如果沒辦法診斷,再來做2小時葡萄糖測試。而且國健局補助的免費成人健康檢查,只有檢驗空腹血糖,未檢測兩小時葡萄糖測試。出版社在翻譯時,沒有求證國內的建議或是實做狀況,直接照翻,恐怕會引起國人對於健康檢查的疑慮。

今天大是文化將這本「醫師自己不吃的藥」放到誠品書局的顯眼位置,不就是希望這本書籍的內容廣為大眾所知。但是當內容錯誤很多(如上所列),甚至在聽從書中建議而可能危及到生命危險時,難道身為專業的醫療人員,不能公開指正這些錯誤嗎?還是今天大是文化要利用各種資源,找律師來壓迫一個小診所醫師不得發聲,這才算是沒有損壞到該公司的名聲呢?

如果大是文化找幾位書中提到的疾病的專家(高血壓,血液腫瘤,糖尿病,高血脂等),好好審視當中有問題的章節並作修正,我很樂意看到該公司的正面積極精神並為你們宣傳。但是如果大是文化只是找律師來要求我噤聲,恐嚇將告上法庭,那你只會得到反效果而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