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或是不救,都是大問題

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在非急救的狀況下提供了醫療服務,即使是不收費,只要有糾紛,就有可能以業務過失起訴。有人問,真的如此嗎?法院最喜歡使用的一個案例就是,當計程車司機下班後使用自家車出車禍,該用何罪起訴?答案就是(有加重其刑的)業務過失,而不是過失罪,原因就在於開車本身就是司機平日工作的範圍。同樣的道理在醫師身上也是如此。被諮詢時就屬於執行業務(只是是不需要報備的醫療業務),法官和檢察官並不會管你有無收費。

簡單舉例,今天在長榮飛機上,如果有乘客突然下巴脫臼(俗稱的落下巴),醫護人員自願出來幫忙復位,結果失敗造成病人更加疼痛,他是有權利告你業務過失罪。

在這樣的狀況下,有醫護人員詢問,那我是不是不要施救就沒責任呢?同樣的,也要看當時情況。

在醫師法第二十一條寫道:醫師對於危急之病人,應即依其專業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違反這條規定的話,在第二十九條有寫到懲罰:違反第十一條至第十四條、第十六條、第十七條或第十九條至第二十四條規定者,處新臺幣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法律上有一派見解這麼說,如果甲喝到醉醺醺還要開車回家,同行的朋友乙見到沒有阻止甲開車,結果甲在半路上酒駕車禍死掉,乙有無責任呢?部分的法界學者認為是有的,因為這牽涉到不作為的過失傷害(做了可以避免傷害但是沒做)。同樣的,在刑法上,業務過失並不是只有有作為的過失,還包括無作為的過失。譬如說在醫院中,如果病人肚痛30分鐘,當段的值班醫師未到場診斷,病患死掉,醫師並不能說我沒有看到病人沒有處置,所以就沒有業務過失。這時候仍然有不作為之業務過失的可能。

因此,如果該急救而沒有急救,醫師除了違反醫師法之外,亦可能違反刑法的業務過失傷害罪。

從上一篇到本篇的討論,可以做出以下幾點結論。如果在半路上看到有需要醫療協助的狀況,先看有無緊急協助,需緊急協助就必須救,否則違反不作為之業務過失。但是若不需緊急協助,那就不要救,否則會有業務過失傷害的可能。同時請記得,船舶和飛行器是國家的浮動領土,這些法律規定同樣適用在註冊於中華民國國籍的航空公司和船隻。

在這邊,我給予醫護同行幾個真心的建議:
1. 可以的話,出國別搭華航,長榮等我國的航空公司,找個對醫護人員比較友善的國家的航空公司飛機搭乘。理由是,萬一真的有醫療需求,上面的中華民國法律規定通通適用在你身上。出國就該好好玩而不是惹事上身。
2. 出門在外千萬別隨意展露醫護人員身份,否則一旦有緊急狀況,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曾經有一次在火車上遇到一群年輕的住院醫師/實習醫師,在火車上高聲闊談醫院工作狀況,旁人一聽就知道他們是醫護身份。我為這些學弟妹感到擔心:他們沒有意識到讓別人知道自己醫師身份是多危險的事。
3. 養成能瞬間判斷是否需急救的條件,認為需要急救,再出手。不需要急救,閃邊,叫救護車就好。並不是每個人都有三千萬家產可以賠。

相關閱讀:
1. 業務外的醫療行為,是否會有違反的可能?

延伸閱讀:
1. 醫療上不作為的業務過失相關案例討論:探討醫療行為之客觀注意義務 ──以最高法院九七年臺上字第三四二八號判決為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