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錯誤的資訊總是可以寫成暢銷書呢?兼談妊娠糖尿病的診斷

最近跑去書店看書,結果看到那位賴宇凡的新書,「瘦孕,順產」。本來我是對小兒科和婦產科不熟,但是就翻翻看有無寫到糖尿病。結果不翻則已,一翻就又氣到腦充血:這種錯誤連篇的理論怎麼敢直接寫成暢銷書來賣,真的是太胡扯了。

在這本書的妊娠糖尿病部分,賴宇凡就繼續鬼扯他的血糖震盪理論,然後就說孕婦不該驗葡萄糖測試,而是應該以醣化血色素當作妊娠糖尿病的診斷條件。而且還引用美國糖尿病學會以醣化血色素診斷糖尿病的條件,說妊娠糖尿病應該以醣化血色素做診斷標準。

以下我就告訴你,這位賴宇凡的無知程度

醣化血色素的意義

醣化血色素有兩個意義,分別可以監控糖尿病的治療狀況,以及診斷糖尿病。醣化血色素指的是測量紅血球中的被葡萄糖醣化的血色素佔全部血色素的比例,來反映的過去三個月的血糖平均值。然而,當紅血球的生成速度有變化時,醣化血色素就不是一個好的指標。譬如說吸菸的病人,紅血球的生成速度變快,它的醣化血色素就會比預期的低,因此看到抽煙病患的醣化血色素,換算成這個數值所代表的平均血糖值時,會比病人自己量的血糖值還要來得低。因此,要以醣化血色素做診斷時,就一定要排除掉不適用的條件。

為何懷孕時不以醣化血色素診斷?

一個疾病要診斷時,常常會列出診斷條件。而所謂的診斷條件,必須有一致性。譬如說以醣化血色素作為糖尿病的診斷條件,那必須意味著甲病患的醣化血色素和乙病患的醣化血色素,在同一個值之下,代表相同的平均血糖值。

然而,懷孕時期,紅血球的生成速度是明顯增快,而且每個人的變化程度不一致,甲孕婦的6.0%跟乙孕婦的6.0%代表的並不是同樣的平均血糖值。所以這時候以醣化血色素作為妊娠糖尿病的診斷是一點都不準確的。

在懷孕的狀況下,醣化血色素只能作為妊娠糖尿病在治療前後參考的指標,譬如說這個月量到糖化血色素6.0%,下個月量到7.0%,那可以認為這段時間的血糖控制變差,但是這無法對應到真正的平均血糖值。

因此,主張以醣化血色素的賴宇凡,可以說是對於基本的醫學檢驗和糖尿病照護完全的無知,才會說出懷孕時應該以醣化血色素作為妊娠糖尿病診斷條件的愚蠢主張。

診斷妊辰糖尿病

妊娠糖尿病的診斷,只能靠口服葡萄糖耐受度測試。在妊娠糖尿病的口服葡萄糖耐受度測試,可分成兩種檢測方式,一種叫一階段,另一種叫二階段的檢測。

一階段的測試,是指在孕期24~28周時,空腹八小時以上,給予75克的葡萄糖口服之後,測量還沒吃之前的空腹血糖,以及吃完之後的第一個小時和第兩個小時的血糖值(必須抽血漿的血糖來診斷,不能以手指頭針刺的血糖值做診斷)。空腹血糖值,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的血糖標準分別訂92mg/dL,180mg/dL,153mg/dL時,當這三個數字有其中一個超過標準時,即診斷妊娠糖尿病。

二階段的測試,是在孕期24~28周時,不用空腹,直接給予50克葡萄糖口服,然後測量一小時後的血糖,如果高於140mg/dL,再做第二階段測試。在第二階段測試,是空腹8小時以上,給予100克葡萄糖口服。空腹,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的血糖標準分別為95mg/dL,180mg/dL,155mg/dL,140mg/dL,有兩次以上超過標準時,診斷為妊娠糖尿病。

兩種檢測的差別,在於一階段的測試對醫護團隊來說比較簡單,只要一次就能診斷,但是對每一個孕婦,都需要空腹八小時,抽兩個小時的血,才能診斷。而二階段的測試,對於孕婦來說比較方面,第一次檢測時,到門診不空腹直接測試,也只需要等一個小時。如果50克葡萄糖測試沒過,再來做第二階段的檢測。因此兩種測試都各有優缺點,以醫療院所自己方便的模式執行即可。

結論

由賴宇凡的錯誤理論的書籍登上書局的暢銷書,可看出台灣對於醫療專業的不尊重。即使完全不懂生化檢驗,連基本的醫學知識都不知道,講了一堆錯誤的話,但只要夠好聽,只要誇大其詞說自己很厲害,可以治療你所有毛病,這樣的書就有機會變暢銷書,作者還可以變成名人。而遵循正規醫療知識,講話保守的醫療團隊,反而還要被認為是跟不上最新知識的保守人員,這真是台灣最可悲的地方。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