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個繼續鬼扯的理論,請直接看專業的糖化血色素觀念

今天賴宇凡又繼續在他的粉絲團鬼扯那錯誤的懷孕中該驗醣化血色素做診斷標準,以及血糖震盪的鬼話。說真的,人家既然把錯誤重申一遍了,我們當然要直接拿證據囉!

醣化血色素的意義

在講妊娠糖尿病時,必須先有一個基本觀念:醣化血色素他是一個間接值,而不是一個直接的血糖值,醣化血色素本身沒有意義。醣化血色素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我們發現了醣化血色素佔所有血色素的百分比多少,可以反映出這個人在過去三個月左右的平均血糖值,所以才會用醣化血色素作為診斷和治療糖尿病的依據。而且醣化血色素的變異度很小,隨便兩個相同的平均血糖值的人之間,抽出來的醣化血色素差異很小。

圖1是告訴我們,醣化血色素換算的平均血糖值。而第二張圖是告訴我們,醣化血色素和平均血糖值之間,是呈現一個線性關係。(參考文件:Translating the A1C Assay Into Estimated Average Glucose Values


圖1: 醣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圖2: 醣化血色素和平均血糖值之間的線性關係

醣化血色素作為糖尿病診斷的依據

常常被許多人問,為什麼糖尿病的診斷條件,要使用醣化血色素6.5%,或是空腹血糖126mg/dL,或是口服葡萄糖測試兩小時血糖大於200mg/dL來作為診斷條件呢?

視網膜病變是一種特殊的眼睛病變,在正常人就有可能發生,但是在糖尿病病人身上,發生視網膜病變的機會會大幅升高。

大規模的研究發現,以醣化血色素在6.5%左右,或是空腹血糖126mg/dL,或是口服葡萄糖測試血糖大於200mg/dL作為一個界限。在這個界限以下,正常人的視網膜病變發生率差異不大。但是高過於這個界限之後,視網膜病變發生率會突然往上暴增。因此我們以這個界限,作為診斷糖尿病的標準。


圖3: 血糖變化與視網膜病變發生率的關係

何時醣化血色素無法精確代表平均血糖值

前面有提到,醣化血色素的意義是在於它代表了過去三個月的平均血糖值,透過它代表過去三個月的血糖平均值的穩定性,我們能拿來作為糖尿病的診斷標準。反過來說,如果這個醣化血色素他無法呈現過去三個月血糖平均值,那麼他就失去了他作為診斷標準的意義。

在抽煙的病人身上,就可以看到這種現象。抽煙的病人,他的醣化血色素,往往會低於你測量到的平均血糖值。譬如說,抽煙者,空腹血糖100,飯後血糖140,那麼三個月的平均血糖應該是100~140之間。但是抽血檢查,抽煙者的醣化血色素卻只有5.0%(平均血糖值97),這表示抽煙者的醣化血色素,並無法精確表現出這個患者他過去三個月真正的平均血糖值。在這種狀況下,醣化血色素,就不能當作診斷糖尿病的依據。因為他根本不準確!

而什麼時候,醣化血色素會出錯呢?

血色素指的是紅血球中的一種血液參數,因此,只要紅血球變動大,血色素就可能不準確,而連帶使得醣化血色素失去意義。因此,在紅血球生成速度有改變的時候(包括變快或是變慢),都會影響到醣化血色素所代表的數值。而抽煙就是這種狀況,抽煙患者的紅血球生成速度會因為抽菸的關係而變快,導致醣化血色素無法精確呈現出過去三個月的血糖值。因此,遇到抽煙患者時,無法使用醣化血色素作為診斷條件。

懷孕時的醣化血色素

同樣的,在懷孕時,孕婦的紅血球生成速度一樣會變快。這導致了孕婦的醣化血色素並不能精確的代表他過去三個月的血糖平均值。而且更重要的是,每個孕婦的紅血球生成速度變化也不一樣,也會導致兩者間的醣化血色素差異很大。甲孕婦的醣化血色素,所代表的平均血糖值,和乙孕婦,是完全不同的,也無法反映出這兩個孕婦過去的三個月血糖平均值。也就是說,甲乙兩孕婦,同樣是醣化血色素5.0%,甲可能代表空腹80, 飯後1小時110,平均100的血糖,而乙孕婦的5.0%,卻可能代表的是空腹90,飯後1小時140,平均120的血糖。在這種狀況下,根本無法看醣化血色素,作為診斷妊娠糖尿病的標準。

同時,在這種醣化血色素失去精準度的狀況下,沒有辦法靠著醣化血色素的升高,作為妊娠糖尿病的診斷依據。譬如說懷孕4周時,醣化血色素5.0%,懷孕16周時,醣化血色素變成6.0%,那請問這個孕婦的平均血糖值升到多少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沒有辦法回答。因為截至目前為止,現在的科技都沒有辦法換算在懷孕不同時期的醣化血色素所對應的平均血糖值。所以當醣化血色素從5.0%升到6.0%時,我們只知道這個孕婦的平均血糖值有升高,但是升高多少平均血糖值,升高到什麼程度的平均血糖值,沒有人知道。

基於以上的理由,妊娠糖尿病的診斷條件,只能靠口服葡萄糖測試來做診斷,而不能靠醣化血色素診斷。

美國專家意見怎麼說

賴宇凡在他的臉書中,說美國專家建議用醣化血色素來診斷糖尿病,所以他認為懷孕中應該使用醣化血色素做診斷標準。以下是他的原文:

醫生當初在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中承諾在行醫時是以「不傷害」( to do no harm)為第一原則。這個檢測已對孕婦與胎兒產生傷害,因此不該施行。基於以上原由,所以美國 Weston A. Price Foundation 亦不建議孕婦採用口服葡萄糖耐量試驗去檢測妊娠糖尿病。Weston A. Price Foundation 主席 Sally Fallon所著的The Nourishing Traditions Book of Baby & Child Care中第六十九頁,她說到「問題是這個檢測工具-口服葡萄糖耐量試驗-本身便是一個有風險的程序。(” The problem is that the recommended diagnostic tool-the 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is itself a risky procedure.”) 而我選用糖化血色素是因為它是現今大家共識最準確的血糖檢測法。〔Nathan D. International Expert Committee Report on the Role of the A1C Assay in the Diagnosis of Diabetes. Diabetes Care. 2009 Jul; 32(7): 1327–1334.

但是賴宇凡大概是英文不好,或是念書只念一半。在他引用的Diabetes care那篇文章中,在開頭就寫得很清楚,他們建議醣化血色素作為診斷標準,是使用在非懷孕的個人(An International Expert Committee with members appointed by the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Diabet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Diabetes Federation was convened in 2008 to consider the current and future means of diagnosing diabetes in nonpregnant individuals.),同時在這篇文章的後段也寫到,在懷孕中檢測醣化血色素的方式會有問題,必須進行血糖的測量(The diagnosis of diabetes during pregnancy, when changes in red cell turnover make the A1C assay problematic, will continue to require glucose measurements.

結論

就目前醫療檢驗技術上的限制,醣化血色素不可能診斷妊娠糖尿病。不管是美國糖尿病學會的建議,或是學理上,都已經講得很清楚。而一個自稱自己是專家,可以治療糖尿病等等,結果連這種基本知識都不知道,還拿打臉自己論點的文章來證明自己是對的,以為別人都不會去看英文論文,繼續瞎掰鬼扯,不敢認錯,這種人的話,可信嗎?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