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河川 漂流著醫師的頭…

今天聯合報的讀者投書…
滾滾河川 漂流著醫師的頭…


我在書本上曾經讀過這麼一個故事:每次六合彩開獎過後,河川裡面總是有很多尊的菩薩。為甚麼呢?因為很多賭徒拜菩薩,希望菩薩保佑中獎,但菩薩哪有可能讓每個人統統中獎?於是乎,沒中獎的賭徒們,盛怒之下大刀一砍,菩薩的尊頭就這麼滾到滾滾的河川去了。

台灣的醫療也有類似情況。我的老師說:「在台灣,我救了五百個病人的性命,可能沒人記得,但只要我不小心醫壞了一個人,馬上千夫所指,萬箭穿心。醫師明明在救人,可是很多人都把醫師當賊看。」當然病患家屬絕對不能和貪婪賭徒類比,但身為未來可能扮演救人角色的準醫師而言,卻不能不興起這樣的感慨:拯救一千性命得到的薪水,哪天值班太累(救人救太多)還是狀況不佳心神稍分沒注意好,可能全部都要賠光還要坐牢。

婦產科有了提出基金大家分攤風險的作法,並不是逃避責任,而是集體分攤了應該賠償病人的責任,這樣難道不算負責任?還是說不管醫師平常救了多少人,他只要犯錯就把他毀掉?但這樣的話,行善救人還有什麼價值?反正不管做了多少善事都沒有人記得,反而多作多錯,行善越多越危險,乾脆找輕鬆不危險的科,賺錢為上,病人死活不干我的事,反正救人沒好報,還要擔官司。

「醫師惡劣醫死人,統統判死最好」。忽然間,我看到滾滾的河川裡面,不只有菩薩的頭,還有很多醫師的頭,恍恍惚惚幾乎快分不清楚。只是被賭徒砍頭的菩薩喊冤或是想不幹,或許還有人掬幾把眼淚。失敗的醫師喊社會不公平或是想走別科,大概會被吐口水罵沒醫德。

當內科住院醫師數個月,慢慢習慣了每個月值10個班,連續30多小時都泡在醫院走不出醫院的生活,送走了不知道幾個病人。運氣很好的是上面有主治醫師承擔責任,讓我們可以很安心的處理事情。但是在這醫院中,很多不是我們能預知的,遇到病人的狀況不好,我們一定都是要問家屬是不是全部的家屬都有一致的意見,因為真的很怕沒出現過的家屬會出來捅醫師一刀。去年在基隆長庚就曾發生過醫療糾紛是病人因為治療本身的併發症過世,平常照顧病人的家屬很感謝醫師的照顧(那位醫師聽說是晚上10點多還會跑去醫院看病人狀況的),而平常沒出現的家屬在出事當天就抓住醫師要醫師賠錢,某水果日報還醜化醫師,只因家屬有人在報社工作。當醫師當到這樣,有時還真 感慨,只能期禱自己不會遇上這種事….

留言

2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