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失望的醫界大老

如果說只當了一年的醫師,就可以頤指氣使地說後生晚輩沒醫德、沒醫學人文;一邊收紅包,但一邊指責後生晚輩說收紅包是沒醫德的事;或是已經數十年沒寫病歷了,都靠底下的助手在寫病歷,但是卻罵新進醫師病歷亂寫。這種事情聽在外人眼裡,大概會被認為是荒腔走調的事,但是這些事卻都真真實實地發生在現在的醫界。

有一群醫界大老,一直認為現在靠聯考制度念上來的入學制度沒辦法篩選出有醫學人文的醫師,所以認為醫學生入學要有面試,所以一些古怪的面試制度就跑出來。很好玩的事,許多人談了多年感情都還不一定能認識枕邊人,我們偉大的醫界大老居然認為光靠短短幾十分鐘的面試可以篩選出一個有醫學人文的醫師。更有趣的是在後頭,這些醫界大老覺得過去的醫學教育制度是落伍的,所以要求引進美國的PBL制度、設立醫學人文課程,還要加強通識課程。但是,當有一群人,利用制度上的漏洞,躲過聯考和國內醫學院的篩選標準,跑到不用考試就入學、大體解剖只考模型考、實習只要六到八小時、幾乎人人畢業的國外醫學院念書時,這些醫界大老居然跳出來指責台灣的後生晚輩不要小心眼,不要沒有世界觀、不要只想要保住工作機會。連張大春作者都知道自己文章中所犯下的錯而勇於認錯時,我們這些醫學前輩怎麼還這麼敢眛著良心講言不由衷的話呢?這讓後生晚輩學到了一堂非常負面的醫學教育阿….

留言

2 Comments

  1. 大老們多半兼行政,得考量用人成本等等。
    美國也有加勒比海醫師問題,很類似!不過美國的因應是,嚴加考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