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德是什麼?能吃嗎?

最近,高醫婦產科的假檢體被衛生署長炒起議題來了。衛生署決議要罰一億五千萬元。在這種氣氛下,就又有人拿著醫德的旗子要往醫護人員的頭上套下去。譬如說中時最近的這一篇:

多少醫師要重修醫學倫理?

醫界傳出醫師調包癌症組織,不顧醫學倫理,切掉婦女健康的子宮和卵巢,詐領健保給付與保險金,杏林蒙塵,舉國震驚,然而這可能是冰山的一角。記得不久前,署立台東醫院前精神科主任陳明哲涉嫌利用職務之便,偽造病歷詐領健保並向藥商索取回扣,被具體求刑三十年。前立委林進興經營的醫院涉及詐領健保給付至少三億元,後被判有期徒刑兩年。其他醫界A健保的弊案還很多,要問的是,我們的醫學倫理是怎麼了?
台灣的醫界本身就是從台灣這塊土地發育出來,是台灣社會的一部份,就像社會上有人作奸犯科一樣,醫界也一樣有人違法亂紀。台灣的醫師絕大多數都是從台灣本土長大的人才,就像現在在政界的政客、在科技業的工程師一樣,是念過高中、大學,拿到畢業證書後入社會。同樣的社會環境,為什麼當政客貪污時有人還會上街頭抗議,法官可以做離譜的判決而不受懲罰、甚至檢察官讓犯人逍遙法外還可以當到高官(刑警林安順被槍殺事件),而醫界就要被套上醫德高帽?

況且醫德是什麼呢?醫德兩字現在就像醫師的緊箍咒一樣,只要醫師有犯錯就可以往醫師頭上套上去,讓醫師動彈不得。但是醫德到底該怎麼呈現,卻又像是兩國論一樣,「各自表述」。更有趣的是,如果你認為一群醫師沒醫德,那你該怎麼辦呢?現在的做法居然是教醫師有醫德,所以這些工作中的醫師,除了忙碌的工作外,還要上醫學倫理的課,還要寫一堆無意意的病歷紀載證明自己有醫德。請問,這樣做真的就會讓醫師有醫德嗎?別騙自己了,如果上課就有效,那些上過公民倫理、上過三民主義的政客,怎麼還會去貪污、還會賄選。台灣的醫師都是經過聯考和多次考試才取得醫師資格,雖然不是樣樣都懂,但怎樣寫好一篇文章、怎麼裝乖上課,倒是都很在行。

問題的重點應該是在於如何實踐醫德吧。以前在實習時,就曾遇到非常非常資深的主治醫師在床邊教學時,不斷告訴後進晚輩說要聆聽病人的抱怨,而在他教訓的當下,病人想多問他點關於自身的身體狀況,醫師卻充耳不通。這種狀況下,又如何實踐醫德呢?更不用說醫界還發生過在報章雜誌上不斷寫如何實踐醫學教育的資深醫師搞外遇搞到自己病人身上去。這樣的身教,又怎能要求後進的醫師有醫德呢?

不過可想而知的,過沒幾天,某位貴族癌症專責醫院的院長大概又要搖筆大罵醫界沒醫德要加強醫德教育的事了….

留言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