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的自傲?

在講求實證醫學的時代,要提出各種有效的實驗證明治療有效果,是目前醫界的驅勢。當做的實驗等級越高、包括有雙盲測試、隨機分佈等條件時,做出來的實驗說服力更高。而臨床醫師的經驗,在實證醫學中往往是排在專家意見等級,也是最差的等級。

對於醫護人員的超時工作情形,在世界各國醫界多有研究。三月份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就指出護士人力在超時八小時候就有可能增加病人死亡率2%。而關於醫師超時工作的研究也不少。因此像美國就訂出了住院醫師一週不得超時八十多工作小時的限制。JAMA的文章就曾指出一個月值超過4~6班的住院醫師其清醒程度就跟酒精濃度0.05%的狀況差不多。

國內對於實習醫師和住院醫師的工作時數則無相關的研究。但是對四大科的醫師來說,一週超過八十小時工作時數的狀況比比皆是,也因此當高醫的實習醫師在成大暴斃時也引起很大爭議。有國內的醫師試圖做這樣的研究,卻被國外的期刊拒絕,理由是:「我不相信一位實習醫師訓練,需要這麼多的工作時數;您在論文中所提及的數據,據我所知,從未出現在歐洲任何一家醫院裡。」這是多麼諷刺的狀況阿。可笑的是,當這些醫界的同事積極爭取合理的工作時數時,卻有醫界大老跳出來以自身的經驗說,我還活著就表示超時工作是不會操死人的。這些醫界大老一邊推實證醫學,卻又一邊以自己的經驗說後生晚輩不耐操,殊不知自己講的這些話可信度在實證醫學中不過是排最後的等級。

只能很感慨,醫界就是永遠有這些在壓榨後生晚輩的醫界大老在,才會讓新進醫師不願去走四大科。

參考連結:
1. 蘋果日報投書:從本土研究看醫師過勞(林煜軒
2. 蘋果日報投書:醫師工作時數的計較(謝炎堯)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