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新聞]愛滋器官移植事件

最近沸沸騰騰的醫藥新聞,莫過於台大誤將愛滋患者的器官移植到其他病人身上。雖然中間的對錯還有待釐清,但是可以看出來醫界高層(衛生署、台大醫院)的態度是傾向於把責任推給第一線主刀的醫師。回過頭來看整個事件,其中有很多地方值得討論的地方。

第一,是愛滋病患的管理問題。基於人權的考量,目前健保卡或是醫院的醫療系統上是不會與衛生管理機關的管理愛滋單位做連線。因此,若一個愛滋患者到一個新的醫療院所就診,那麼這個醫療院所除非在經過病人同意後驗HIV,不然這個醫療院所的醫護人員是通通曝露在被感染到HIV的風險上。而且醫療單位是經常有侵入性檢查(包括抽血、胃鏡、大腸鏡、支氣管鏡、開刀等),這些侵入性檢查通通都有可能讓執行醫療處置的醫護人員感染到HIV病毒。但是在人權的大旗之下,醫療機構不得主動驗病人HIV,也無法從健保卡上得知此重要訊息。因此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處在高危險的職場安全,而這也是衛生署所放任的情況。回到這病人,若是在健保卡上註記或是全國醫療院所有控管的愛滋病患名單,那麼後段的器官移植悲劇根本不會發生。

第二,是系統的把關問題。其實台大的柯文哲醫師就指出是整個系統在設計上有錯誤,沒有做到把關的責任。但是在新聞剛報導時,卻故意將焦點放在non-reactive和reactive的誤差,而後來衛生署又要求第一線的主刀醫師扛起所有責任。但是可別忘了,器官移植是很龐大的團隊合作,從實驗室檢驗B肝C肝愛滋等傳染疾病、神外醫師判定腦死、切除和接受移植器官的各醫院醫療團隊,這些程序包含了幾十個醫護人員和幾百道的醫療程序,不可能一個人能了解全部的程序。而且是人就有可能犯錯,不可能100%的正確。但最重要的點是去找去系統上的問題,有哪些糾正的機制沒做好,就像柯文哲醫師說的那些點沒做好,把這些系統的錯誤更正才是重點。但是衛生署很明顯的是不想去管理這些系統問題,不去統一化器官移植的操作步驟,只想抓一個人出來當人頭,只要這個人扛下責任就天下太平。這種做法就像邱小妹妹事情一樣,那位可憐的神經外科總醫師就這樣離開外科界,而外科的人力不足問題,邱小妹的家暴問題,轉診問題,就這樣從媒體上消失。

綜觀這幾天的新聞發展,只看到媒體拼命想找人出來頂罪,而醫界只能默默承擔,管理的衛生署又裝死不願意趁勢改革。這樣醫界的發展只會越來越糟而已。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